纳兰馨儿看到照片,证实了心中的猜测:之前那些聚众窃窃私语的,原来都是在议论蓝芷柔军训期间,和张副官乱~搞的事。

毕竟,蓝芷柔之前在林家晚宴上和人乱~搞,只是小范围的人知道,如今,蓝芷柔在北郊大营继续和人乱~搞,可谓名声臭透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何小舞指着报纸上的大图,咂咂嘴道:“拍得真差劲!”

陈学数忍不住从前座回头道:“蓝莲花本来就丑,怎么拍都是差劲!”

何小舞噗嗤一笑:“哈哈,连数学小王子都忍不住八卦了!这新闻是有多轰动?其实啊,我是说,要是再拍得更高清一点就好了!能看清脸就好了……让大家认清楚蓝莲花那丑恶的嘴脸呀!”

陈学数这才汗着转回头。

前排只有陈学数自己坐着,林浩忆的座位空着,没来上学。

纳兰馨儿扫视了一眼空座位,心道,不知林氏兄妹是不是因为昨晚输掉太多,在家气病了呢。呵呵。

她微微一笑,对何小舞道:“没关系,这也足够让人看出来是蓝莲花,就可以了。”

只是心头仍有一丝疑惑——

昨晚,她明明是和女鬼小娟,一起把那偷拍士兵的相机弄坏,还调换了存储卡。

她留下的是空白存储卡啊!怎么变成了蓝芷柔在小树林鬼~混的照片?

清凉盛夏的一夜

她明明记得蓝芷柔鬼~混的照片,当时齐北公布了之后,好像一并交给军事法庭的人带走了,当做指控张副官的证据了呀。

当时情况发生的很突然,齐北当场就和周将军走了,也没有时间复制那份照片,更没机会联系记者,所以,不可能是齐北公布的。

那又是谁做的呢?照片怎么还会出现在记者手里?

她又回想了一遍昨晚的经过。

没错,她是早就察觉张凯玉的险恶用心,知道张凯玉找了士兵暗地里拍照,还找了记者交易,想要把她豪赌的照片公布出去,毁掉她的名誉,让纳兰家瞧不起她,甚至赶她走。

后来,她机智地在洗手间调换了存储卡,让那记者赶回报社的时候发现没有照片可用。

但她原计划只是让张凯玉谋算失败,却从未想过,还能利用这次机会给蓝芷柔打得一蹶不振!

这狠招,像是谁的风格呢?

大叔清冷矜贵又腹黑无节操的样子,忽地在她眼前掠过。

可是……昨晚大叔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呀。

会是大叔嘛?

如果是,那大叔他,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

纳兰馨儿正想着,门外一阵凶巴巴的声音传来:“都给我扔掉!扔掉!谁允许你们看这种东西的?谁允许你们败坏我表妹的名声?”

林浩忆铁青着一张脸出现在教室门口,一进门就劈手夺过大家的报纸,像个凶悍的兽,哪里还有半分平素维持得那种翩翩世家公子的模样?

“切,都公开报道了,还不让人看?”

“不让人看,你有本事自己别做啊!”

“你表妹蓝莲花自己都不敢出头了吧?她怎么不自己出来说,这人不是她啊?”

“哼,欲盖弥彰!”

报纸虽然被夺走了,但大家的嘴,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堵上。

何小舞把手中的报纸扔到地下,踩在脚下,嚣张地道:“林浩忆,有本事你就来我脚下拿啊!你来拿啊!”

哼,想到林浩忆和林依瑶昨晚那一副奸诈算计的嘴脸,她就来气。茄子视频.app在线观看

タ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