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擎天,你去哪儿了?还有,你怎么也不喊我起来,你的午饭吃了没有?”

皇擎天一到床边,沐可人就伸出手儿拽着皇擎天的袖子问着。

“我醒了就去听会诊了。你睡得跟小猪似的,就没舍得叫醒你!”

皇擎天说这些的时候,还伸手揉着沐可人的脑袋瓜儿,最后还伸出长臂,将她的小脑袋瓜按进了自己的腰际。

“皇擎天,别这样……”当着周子瑜和沐维栋的面,被皇擎天这么随意的按来按去的,有些尴尬的沐可人索性还企图伸手将皇擎天的手挥开。

可皇擎天那边呢?一点都没有理会某个小混蛋想要挣扎逃走的小心思,继续往自己的腰际按着……

至于沐维栋和周子瑜那边,两人似乎也都没有察觉到这小两口的互动似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皇擎天,松手呀!”挣扎了好一会儿,沐可人总算是将自己的小脸从皇擎天的腰上挪开了。

再然后,她便抬头问着周子瑜他们:“你们怎么了?为什么都在笑呀?”

她醒来之后,每个人都在笑。

可她沐可人压根就不知道原因,想要跟着笑也不行。

被问的周子瑜,没有回答,又笑了。

张颖清爽的初秋时光

而沐维栋也一样,唇角都快直接裂到耳根处了。

“到底在笑什么呢?说出来也让我笑嘛!”沐可人又开始央求着。

最后还是皇擎天给她的回应。

“你的心理诊断结果不错。”

今天,元洲也过来看沐可人了,顺便还抽空和沐可人聊了一会儿,并且问了她几个问题,做了一下测试。按照元洲的分析是,沐可人现在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心里状态,也就是说这次她恢复记忆后,非但没有让她陷入更糟糕的状态,反而还让她的心理变得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只是元洲的结果分析是这样,连之前为沐可人治疗的那个心理医生得出的结论也是这样。

对于沐维栋老两口而言,沐可人的心理问题一直是堵在他们老两口心里的巨石。

现在沐可人的心理问题没了,这对于老两口而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吗?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按照元洲的说法是大首领在沐可人被绑架的时候救了她,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

而沐可人之前的主治医生则说是沐可人发现缺失的某个至关重要的人现在还陪在她的身边,所以对她心理的治愈产生积极作用。

没错,关于皇擎天是之前沐可人缺失那段记忆的某个至关重要人物,沐维栋觉得很可能和沐可人的病情有关,便主动和医生沟通过了。所以心理医生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但不管是前者的解释还是后者的解说,都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是沐可人没有什么心理问题,这对于这些爱着她的人们而言,就是好的!

“我早就说我没什么问题了嘛!”某人似乎并没有和他们一样的开心。

这会儿,她又开始揪着皇擎天的袖子问着:“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什么问题?”皇擎天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着不知道。

“我问你午饭吃了没有?”保温壶放在距离病床比较远的矮几上,沐可人刚才本来是打算亲自去察看的。但考虑到自己身体的因素,不敢随意下床。

这样一来,她也没能看到皇擎天的那份午餐吃了没有。不过看皇擎天这个装疯卖傻的态度,沐可人觉得皇擎天十有八九是没有吃午饭的。

“没……”在沐可人的再三追问下,某人也清楚自己装傻是没用的,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糟蹋你自己的身体呢?这样把胃给弄坏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沐可人一听到皇擎天说出的这个答案,就摆出小大人的姿态,有板有眼的教训着皇擎天。

可被教训的某人,却又将那气呼呼的小人儿死命的往他的腰际按着。

再然后,皇擎天还说:“没有什么比亲口确定你的心理恢复健康对我而言更重要了,我的小家伙!”

说这这些的时候,皇擎天的唇角上还有发自内心的笑容。

听着皇擎天的那些话,沐可人当然也舍不得再教训他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为了她好……

周子瑜那边呢,听到女婿这么说,眼眶也微微发红了。

没错,之前她也为了沐可人的心理问题困扰了很多年。就算沐家再有钱,日子过得再有滋有味,那又怎么样?

孩子的病一天没有治愈,他们二老的心一天被巨石压着。

甚至,还有一些人故意落井下石。

沐可人精神状态很不好的那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当面说一套背后又说一套的。

这也就算了,可他们偶尔还会趁着他们二老不在场的情况下当面取笑沐可人,炮炮视频黄色搞得她的情绪当场失控……

这些,都是这些年积压在老两口心中的委屈。虽然他们不说,但他们哪能不盼着沐可人好起来?

而现在皇擎天的那些话,也可以说是他们老两口的心声。

“等可可这次康复,我要专门为她举办一个晚宴,把整个北陵州的人都邀请过来!”沐维栋有些激动的说着。

连带着周子瑜也开始附和着:“对对对,朽木你这个想法我赞成。让他们那些人都好好看看,我家可可现在好着呢!”

对于晚宴什么的,沐可人没有太多的想法。但二老喜欢,也就随了他们。

但皇擎天那边,却提出了反驳。

“举办晚宴的事情,暂时先推一推吧!”

“擎天?”已经看似被他们老两口安排好了的事情忽然被皇擎天反驳了回去,周子瑜有些诧异。

沐维栋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从他的表情中已经可以看出他也有点不满。

女儿好不容易恢复健康,沐维栋想要昭告天下的想法也是刻意理解的。却不想,女婿竟然在这一点上反对了……

“爸妈,你们不要误会。我不是反对让人知道可人已经彻底康复,而是……”

タ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