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园中心的亭子附近早早的被规划出来,专门的用素水轻纱装饰,周围的菊花开的绚烂,团团的姹紫嫣红。

早有小厮搬着桌子安置在亭子周围,齐元若作为东道主也已经到了现场,他身后跟着的三个读书人看着眼前的境况有些惊呆的模样,虽然说江南文风兴盛,苏州尤为如此,但之前他们与其他才子比拼的时候,也并未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布置的场地之外,已经被人都围了起来,许多都是轻纱搭起来的棚子,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人。想来都是一些不方便露面的女眷。

“这华隐秀竟然有如此号召力?”蓝衣的公子打开折扇,很惊讶的样子。

“未必是号召力,不如说那华隐秀最是缩手缩尾的,之前从未这样出现于人前与人比拼!”名声如此繁盛,作品更是广为传说,偏生却不让人见到他是如何作诗写字的,人们自然多几分好奇。

甚至有些人觉得华隐秀之所以不这样大方的跟人比拼,是因为那些诗词都不是他所写的,否则那样的年轻人,又如此有才华,为何居然可以入戏低调,从来不争这些名声,华隐秀可不过才十三岁而已啊!

“今日倒是要瞧瞧那华隐秀有几分本事,莫要是传说过分啊!”齐元若自信的道,并不觉得自己会比不上华隐秀这样的小孩子。

“山长可有担忧?”有个纱棚里,厚德书院的几个夫子还有网名坐在里面,看着这个场面,有人问王明。

王明笑着摇头“文人比斗,不过是各凭本事,无论输赢,是小六他们自己学没学到家,何必担忧!”谦虚的说完之后,王明又补充“若是比什么棋或者琴,我倒是担忧小六一点,不是这两项,这些年轻人怕是难了!”对自己的弟子也是相当有信心。

几个夫子听到王明的话之后,也都笑着点头,华锦算得上是厚德书院一个特殊的存在,她虽然也上课,但是并不是跟别人一样乖乖的按时过来上课,说她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不为过,但就算如此,她学的也很是不错,只不过从不在外面显摆罢了。

莫莹莹是被人用软兜抬着过来的,到了以后就坐在设好的纱棚中,透过一层轻纱,模糊的看着外面。

清芷在苏州城里赁了个小宅子住着,本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去求见华锦的,就出了这次比拼的事情,她从前只是听过华锦的名声,听着传说中华锦是何等的风姿,然后凭借想象,今日却是能够亲自见到了,怎么可能错过,更是早早的过来,只是她却是设不来棚子,只是跟一群百姓站在一边,翘首以盼着。

赵轲和陈固先到了,站在一侧,也看着门口的方向“倒是咱们比他们本人还着急些,他们还没来吗?”

蕾丝美女粉嫩长裙优雅盘发雪地漫步唯美写真图片

“华小六本就是疏懒的性子,距离开始的时辰还早,他哪会来的那么早?”赵轲了解华锦的性子,来得早也没有意义。

“也是,看着年轻小姐们来的也不早,她要是来了等着,说不得又要被砸成什么模样!”因华锦这美男子的形象,走在路上都有扔水果帕子的,这要是来早了,可不是站在那里给人当靶子么!陈固有些幸灾乐祸,他们这样相貌普通些的,反而更好呢,至少没有这个困扰。

人来的越来越多,距离齐元若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赵轲和陈固跟一群同窗说说笑笑的,就听见阵阵马蹄声,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

赵轲和陈固这等与华锦和宁淏他们相熟的,马上就知道这是他们了,虽说燕国的文人也鼓励习武骑马,但怕也只有宁淏和华锦真的是什么时候出门都会骑马,几乎没见乘车的时候。

这云园的位置在城外,可是不近,按照华锦他们的性子,定然是要骑马过来的。果不其然,一群人就看到远远的几人骑马过来,为首的是一批白马,后面还跟着一架马车!

“可是来了!”有人认出来了,高声笑着说道。

莫莹莹听到外面人说起人已经来了,忍不住的让人扶着自己站起来,掀开一点纱帐,看着来人的方向。

只见到为首之人骑着白马,策马而来,走得越来越近,才勒马停止,看着眼前这人群攒动的模样,脸上带着些微的诧异“怎么人来的这样多?”

“看来都是来瞻仰一下你苏州天才华隐秀的风姿啊!”徐深跟在宁淏后面,也勒住马笑道。

华锘是最后的,也是看着眼前这夸张的模样,张大嘴。

“我有什么风姿,不过世俗庸人罢了!”这情景比华锦想的更加夸张,但她却是不惧的,笑话,她前世多大的讲座都经历过,这算什么啊!

“那就让他们看看你这俗世庸人的风姿吧!”宁淏利索的下马。

华锦听到以后哈哈笑着,松开马缰,纵身一跃就从马上下来“俗世庸人哪里来的风姿,不过是随意自在罢了!”

几人说话间就下了马,此时距离人群还是有些远的,有人还看不清他们的品貌,莫莹莹远远的看着那绿衣公子洒脱的动作,皱眉,虽看不见这人的面孔,但却觉得似乎从前在哪里见过。

几人下马之后,又等着马车上下来了几个人,芙蓉和茉莉两个人下车之后,提着食盒等东西跟在华锦的身后,银桦则是到了华锘的身边,人都下来了,车夫赶车离开,云园的小厮过来把私人的马牵走。

“才回来便这样大的阵仗,还真是不错的欢迎仪式呢!”华锦笑着说道,伸手“走吧!”

四个人一起点头,向人群中行来,随着几人的动作,人们终于看清楚了几个人的打扮和面容。

不说来看热闹的百姓是如何的感受,只见到那莫莹莹在看到这四个人的时候,却是惊呆了“居然是她?”

难怪她觉得似曾相识,曾几何时,她在衙门口与这个来见常玉磊的年轻公子有过一面之缘,明明直接面对过,却完全的,没有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华锦!香蕉app

タ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