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北冥宗弟子赶紧上前安慰:“师姐,你先消消气,他们来五区了,你岂不是更好亲自教训他们了。”

   嗖的一声,瑶馨儿拔出自己佩剑,咬着牙道:“叶珞和司御天在哪,我这就去杀了他们两个!”

   “师姐使不得,这里可是天宫五区,那么多其他宗门的人看着,要报仇,也得找个正当的理由名正言顺的报。”

   生怕瑶馨儿真忍不住捅了篓子,几个弟子忙不迭的阻拦。

   “是啊师姐,考官们今天还说,由于阵法已经能够维持稳定,四大尊者决定亲自来天宫五区监考,你要是在这么多宗主面前惹了事儿,就算是宗主,也护不住你啊!”

   瑶馨儿听到这句话,不由得一愣:“你说什么,宗主要来?”

   “今天就来,四个宗主都非常重视这次的天宫选拔,毕竟关系到各个宗门日后的发展与门下弟子的实力,所以都亲自来监考了。”

   瑶馨儿这才把手里剑插回剑鞘,毕竟四个宗主都在,瑶馨儿不得不暂时压制自己的怒意。

   几个北冥宗弟子长舒一口气道:“等宗主来了,师姐你去找宗主把事情说清楚,宗主最护咱们,肯定给你做主。”

   “既然如此,就让叶珞和司御天多活几天。”瑶馨儿一转身,直接便离开了。

   另一边,四个尊者一起结伴而行,进入天宫五区。

   铁树宗的铁树尊者年龄最高,走在最前。

   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

   北冥宗的东伯尊者平日便不合群,一人跟在最后。

   而中间则是性格粗犷的紫阳宗的烈阳尊者,和龙宿宗的龙行尊者。

   烈阳尊者性子直,说起话来豪爽的很,长的更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开口就大大咧咧道:“龙行尊者啊,听说你们龙宿宗最近有两个叫叶珞和司御天的弟子很厉害嘛!”

   龙行尊者也不回答,只是嘿嘿的笑。

   烈阳尊者并不打住,继续道:“还跟一个四区弟子打赌,结果那弟子受不住失败,傻掉了,好像是叫瑶盛,瑶盛是你们北冥宗的吧,东伯尊者?”

   烈阳尊者倒也不是故意嘲讽,只是神经大条,想哪说哪。

   可这一下戳痛了东伯尊者。

   原本四大宗门,实力前二名一直是铁树宗和北冥宗。

   以前四个宗主见面,东伯尊者傲气十足。

   门下弟子也都很给自己长脸。

   何时像现在这般吃瘪。

   东伯尊者嘴角一抽道:“是我北冥宗的,不过烈阳尊者,你门下弟子今年也没好哪去,抖阴黄色片照这般架势,今年你们紫阳宗是要倒数第一了吧!”

   烈阳尊者浑然不在意道:“所以我这不是亲自来指点指点他们了么,说起来我门下弟子虽然材质不佳,但各个用功的很,一直输给你们,我可是很不甘心。”

   铁树尊者最为持重,走在最前面笑呵呵道:“烈阳尊者,你话可说早了,北冥宗伤筋不动骨,他们最强的弟子是瑶馨儿。”

   四个尊者长年累月,修为进步缓慢,打发日子的乐趣,也就是比比门下弟子。

タ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