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祥城之战不过是安南反击战的一个缩影。

除了凭祥城,东面的海防城以及南面的葵和城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同样掀起一波波类似的攻防之战,双方均死伤惨重。

三个战场,无不流血漂橹。

这是安南之战进展至今,最为血腥的三场局部战争了。

揪心的战况不仅让安南玩家心情紧张,同样也引起了中国区玩家的议论。

中国区玩家时刻关注着安南之战,对大夏在此次大战中的表现颇为不解,说的直白点,大夏除了一开始的封山之举有些亮点,后续布置实在太过平庸。

甚至于说是昏招连连。

中国区玩家搞不懂,【炎黄盟】攻打西楚并未牵扯大夏太多的精力,大夏鹰扬军不过是在关西行省走了一圈,根本谈不上什么大战。

既如此,大夏为何要将远征军分作两批运往安南,又为何下令第一批远征军在援军未准备就绪时就在安南掀起大战,继而激怒整个安南,引发安南的报复,掀起三场无比血腥的复仇之战?

这一场大战实在存在太多疑点。

“完全不像大夏的作战风格!”有人给这场大战下了这么一个定义。

玩家对大夏远征军统帅白起也不无质疑,认为这位大夏“战神”怕是有些飘了,有负欧阳朔之重托,将一场生死大战给生生指挥砸了。

圆脸清纯美女纯净洁白私房写真

更有人联想到,前几日欧阳朔任命“新人”李靖为上将军,跟白起并列,“这是否意味着欧阳朔已经对白起不满,以此提出警告?”

除了对白起的质疑,也有对大夏,对安南之战深深的担忧。

一时之间牛鬼蛇神遍布,论坛上是议论纷纷,其中不乏对大夏冷嘲热讽者,认为大夏终于要品尝一次苦果。

“这就是穷兵黩武的结果!”有人这样讥讽大夏。

帝尘等人也是暗爽不已,他们虽然没再像以前那样,傻不拉几地跳出来说大夏的风凉话,私下跟亲信闲聊时可没少得意。

在攻打西楚的关键时刻被大夏摆了一道,帝尘对欧阳朔的恨达到一个新的顶峰,两人之间再无和解余地。

更可恶的是,大夏轻飘飘的一击,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帝尘他们策划了数月之久的行动成果付诸东流。

甚至连Z计划都受到牵连,效果大打折扣。

如此,帝尘怎能不恨欧阳朔。

眼见大夏在安南战场吃瘪,帝尘怎能不幸灾乐祸,他现在巴不得大夏五十万远征军就此葬送在安南。

“老天有眼啊!”帝尘如是说。

除了帝尘,还有一群人暗自高兴不已,那就是东瀛玩家,他们深知大夏是未来国战的劲敌,自然也时刻关注着安南之战。

眼见大夏形势不利,本田圭佑焦躁的心情都好了许多。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

不怪中国区玩家议论,实在是安南之战不仅关系到大夏利益,也关系到整个中国区的利益。

大夏胜,自然最好,可为即将到来的国战添一分助力;可大夏要是征战安南失败,损兵折将,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如果在安南战场折戟沉沙,大夏不仅无法遏制【炎黄盟】的再次崛起,六月的国战前景也将堪忧。

大夏已经是中国区毫无争议的支柱,支柱一倒,问题可就严重了!

事关国战荣辱,像帝尘那样的幸灾乐祸之人毕竟只在少数。

忧心忡忡的中国区玩家主动请缨,申请加入大夏军,协助大夏攻打安南,以稳定中国区大局。

甚至连谢思韵、血色浪漫这样的行会巨头都坐不住,先后赶到山海城,面见欧阳朔,表示可以在安南战场助大夏一臂之力。

欧阳朔热情地见了他们,只是对他们的好意委婉拒绝了。

“小朔,你不用不好意思,没有谁是百战百胜的,一场失利并不能说明什么,【殇雪玫瑰】别的没有,十万战斗玩家还是能凑齐的。”

林靖也赶到山海城,亲自劝说欧阳朔。

她认为欧阳朔拒绝盟友的支援,纯属年轻人好面子。

欧阳朔苦笑不已,摇头说道:“小姨,你认为我是那般不知轻重之人?”

“不是!”

林靖摇头,欧阳朔真要不知轻重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

“放心吧,安南之战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为了这一场大战,我们可是准备了大半年,又岂会犯那些低价错误。”

论坛上对大夏用兵方略的诋毁,欧阳朔自然是一清二楚。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林靖还是有些不放心。

欧阳朔神情一肃,认真说道:“战争不是儿戏,更不是冒险玩家之间的对抗。局外人是很难真正看清形势的,他们以为的劣势,有时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林靖就不乐意了,以为欧阳朔在敷衍她,“你可别蒙我,论坛上说仅仅这三四天,大夏军就阵亡近十万精锐部队,这个总不会是假的吧?”

“差不多吧!”

欧阳朔没有否认,实际伤亡数字比论坛上统计的还要大一点。

说实话,就连欧阳朔都没想到,安南疯狂起来竟有如此大的杀伤力,想起阵亡的十万大军,欧阳朔也是心疼不已。

“心都在滴血啊!”

除了在战役地图,大夏从未有过这么大的伤亡。

林靖双眼一瞪,“那你还说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欧阳朔心中一暖,知道小姨是真的关心他,解释道:“有些时候,为了全局的胜利,局部的一些牺牲也是迫不得已。”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早就预料到今天的局面?”林靖诧异,“我知道大夏卧虎藏龙,猛将谋士都是第一流的,可也没这么邪乎吧?”

欧阳朔一笑,军事上的很多事情,外行人实在是理解不了,“不是我们有多么神奇,可以神机妙算,那都是骗人的。”

“那你还说!”林靖不满。

“不能神机妙算,不等于不能在暗中引导敌人,只要懂得利用大势,看穿敌军的心思跟底牌,他们自然就会按照我们的期望去行事。”欧阳朔稍加解释。

“真有那么神奇?”

“八九不离十吧,虽然细节上算不准,但大势是一定的。”

表面上看,安南兵分三路讨伐大夏军是出于理性的判断,可有些情报本就是大夏故意露出的破绽。

比如三路大军的“不安分”,正是要让安南意识到,大夏就是想通过三路大军齐头并进,然后在王城河内会师。

又比如所谓又一批商船离港,看似装载的是大夏远征军,实际上不过是在船头甲板布置了一些兵卒。

这批商船不过是为大军运送补给的。

其目的,自然是要引动安南大军主动进攻,彻底卷入大战之中。

而这一切的布置,不过是为最终的后手做的准备。

欧阳朔微微一笑,“小姨你放心吧,最迟后天,安南之战就会迎来转机,等到那时,一切谜底就将全部揭晓。”

因为事关军事机密,欧阳朔也不便跟小姨透露太多。

林靖深深看了欧阳朔一眼,道:“好吧,你不便细说,我就不问了。我也挺期待,大夏这次又要怎样惊艳全球,顺便打一打帝尘等人的脸。”

在核心玩家圈子中,帝尘等人的“异常”表现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欧阳朔畅快一笑,“放心吧,绝对够劲爆!”妖精视频最新网站

タグ